當權力者,為政不為民時,恰如今日之台灣政局?

台灣人的善意,衍生出來了政治怪獸;吃乾抹淨,吃人還不吐骨頭「真是吃人夠夠」。

台灣的民主還在起步,不像歐美已歷1、2百年,難以獨裁;當法治不完備時,權力者的自約克制、是過渡時期的要件;而今當權者卻充份利用,台灣民主的空窗期,肆無忌憚的打壓政敵、揮霍公產,以總統職權,跨越行政權,集結立法權侵犯考試權、監察權、司法權,如此膽大妄為,囂張拔扈,視民權如皇權;極盡惡意獨裁之能事,不僅知法玩法,還違憲摧毀政體,充分展現「吃在今日圖自肥、敗在國家永續難」之態勢;不惜代價搾乾國家(百姓社團)資源,圖利一黨豢養走狗豺狼,當百姓是瞎子、聾子兼啞巴,孰可忍孰不可忍!

曉愚107.01.26

皇民黨用人手段,與黑道有何差別?

從學校開始吸收新血,培訓職業學生,不為課業,不為國家,只當無良政黨的馬前卒,在鬥爭政敵上,凡有貢獻者,將有高薪黑官可當,貢獻較大者還可當三級以上政府機關政務官,滿兩年就有18%,親信家人直接進入國營企業掌管國家金庫,如此濫用國家名器,厚植一黨之基業,蠶食鯨吞國家資源,破壞文官體制,於國家有利乎?

以共犯(分贓)結構模式招募黨人,拉幫結派,用人唯親不唯才,將一黨之私利置於國家利益之上;國家未來希望何在?

曉愚107.01.24

被民粹瓦解的台灣,何須敵人?

列寧曾說:最堅強的保壘,必從內部攻破;台灣何須敵人,先有岩里正男瓦解國民黨淘空其黨產,扶植台灣和珅,其後台灣和珅淘空國庫,幻化成海角七億,而今恰佳英子鬥爭國家柱石(軍公教),讓退員成為下流老人,成就均貧政策;修法擴權、濫用親信,一手破壞文官系統,一手毀掉憲政體制,台灣這座曾經號稱是太平洋上不沉的航空母艦,如今不僅斑剝腐朽,已然千瘡百孔。

當執政者為一己之私、窮盡府庫之財爭權套利之時,棄國家長遠發展如糞土之際,國基傾穨、不攻自破,何須敵人。

曉愚107.01.20

台灣的未來,可以皇民說了算嗎?

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這是舉世公認的現實,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台灣人即是中國人,唯一不認同這個現實的大概只有皇民了吧;以台灣主權未定論,企圖以正名制憲,全盤否定中華民國的憲法及其體制的存在。更不惜犧牲台灣人的權益,操弄民粹,妄想跟「中國」拼個魚死網破。

從岩里正男開始「戒急用忍」經濟鎖國,迄今恰佳英子更企圖用「國安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達成政治鎖國,以「保防法」重燃白色恐怖,新黨的年輕人何其無辜亦何其有幸,在時代的巨輪下,有機會成為政治受難者。

台灣受日本殖民統治逾50年,八年抗戰勝利後方得以回歸「中國」,唯獨皇民「日本統治的受益者」,堅決反對且意圖顛覆中華民國。

在台灣的百姓只希望能過上好日子,但這卑微的希望卻一再的被皇民破壞,兩岸血濃於水的關係,爭的是體制不是血緣,在皇民的誤導下,彷彿變成大和民族對抗中華民族:在歷史的洪流下,中國大陸上的共產主義早已經被消滅,取而代之的是資本主義化的社會主義,跟台灣推動的均富、社會保險、健保的理念日趨一致,同步走向孫中山的理想社會,試問當兩岸體制對等雷同時,為何不能統一,讓台灣分享中國人的世紀不好嗎?

皇民們不敢踫觸的問題,是他們的日本血統及回歸的期盼,但這是不可能實踐的事,致於為何用假議題騙選票,搞民粹弄垮台灣,不惜發動「台式文革」清算政敵,探究原因或許只剩權與錢的誘惑了吧!

曉愚106.12.20

為什麼皇民們最怕的,就是被叫「皇民」?

回想黨外時期,在岩里政男刻意無規劃下,解除黨禁報禁,獲得號稱為民主先生的美名;其實包藏禍心,大搞黑金政治,也是台灣崩壞的開始,以國民黨資金暗助,待民進黨成立後立即轉型,踢除施明德、林正杰、陳文茜、許信良..….等創黨元老,確立台獨綱領同步納入黨章,自此達成岩里政男第一步計畫。

其後分裂國民黨,扶植了台灣和珅,在邱義仁的戰略方針下,利用民主改革初期的混亂及岩里政男的包庇下,成長茁壯;走的是納粹路線及手段、以族群鬥爭為基礎,初期以外省人、台灣人劃分、接著細分閩南人、客家人、原住民、外省人做為選舉票源的爭取基礎,隨著經濟發展,將農民、勞工、軍公教、企業等不同經濟群體再行分割;近年更針對「不滿現狀的青年」做更徹底的世代鬥爭切割。

交棒至恰佳英子後,皇民們更以巧妙的論述,亂政奪權,唯獨不論如何切割,永遠先確立戰場優勢,就是選票較多的一邊,去鬥爭選票較少的一邊;表面上是民主運作,實際上是以摧毀中華民國為最高指導原則,只要自己的黨與黨內核心族群,能撈、能賺的絕不手軟,民生經濟已經不是施政的主軸了,畢竟再惡劣的環境,只要能掌權、能主政,就有貪腐的機會,尤其是居心不良的皇民們。

眼下的皇民們躲在「台灣人」的保護傘下,幹的是愚弄百姓的活,以不斷的政治鬥爭與族群切割,破壞人民之間彼此的信賴與尊重,求的是永續執政;聰明的台灣同胞們,經過了這麼多年的慘痛詐騙經驗,應該能認清皇民黨的本質了吧!面對皇民們永無止境的鬥爭、想終結台灣的惡運,最快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把「皇民們」切出來,攤在陽光下,才有機會阻止他們,繼續毀滅台灣吧!

曉愚106.08.24

國慶感言;21世紀的台灣,何去何從?

中華民國是台灣的共業,從殖民到光復,從大陸到台灣,從威權到民主,從貧窮落後到富裕繁榮,而今他106歲了,不管執政者要台獨或獨台,最終百姓要的是有尊嚴的生存,發達產業,追求均富而不是均貧。

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猶記小時候的中文是列國中,弱勢的文字,留學生的窮酸與卑微是西方人的共同印記,而今能成為顯學,甚至外國人競相學習中文,全拜中國堀起之賜,彰顯的是中國人的驕傲,而今我們不能認同的是中共在國際上對我們的打壓,及其威權專制的政體。

在台灣只有皇民跟他們豢養的大腸花職業學生們仇視中國,時代在變、環境也在變,中共不能完全代表中國,台灣也需要14億人口的市場,能互惠雙贏,兩岸之幸,反之相煎動武,實乃中華民族的悲哀;且看台獨人士一付道貌岸然「正名制憲」,一旦挑起戰爭,只會捲款潛逃,就像台灣和珅一般,其子嗣們願意為台灣戰死嗎?

現在的中共所奉行的,早已不是馬列主義之無產階級專政的共產體制,而是融合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道路,若干年後當中國共產黨交出政權轉移成民主體制時,台灣還有何顧忌呢?這才是台灣真正該努力的方向。

眼下重中之重的問題,是否能讓台灣在這中國人的世紀中,爭取到再次繁榮發達的機會,還是為了意識型態的政治台獨(獨台),鬥到魚死網破,承受產業萎縮、經濟衰敗、戰爭威脅、實質薪資倒退的冏境,乃至於中共被逼啟動「窮台戰略」,驅逐在陸台商,最終被武統的結果。

吾輩何其有幸,處身在中國人的世紀,若因皇民的煽動,形成兩岸相鬥,甚至打戰,互丟核武,偷笑的恐是皇民的母國(日本)吧!

曉愚106.10.10

為何要斬殺軍公教退休人員?

光復初期日本戰敗,遣返回國的日人,臨走前將所持有的房地、田產、株式會社股份紛紛轉給留下來的親戚及友人,這就是皇民的起點;國民政府「陳誠」推動三七五減租、公地放領,將這些土地逐漸撥給佃農及墾荒人員;但是光復初期皇民們社經地位均較高「諸如醫師、工程師、高級技術人員、教師及地方士紳(大地主)等」,致使大部份田產又被皇民們陸續買回,屯積發展迄今形成財閥集團。

根據非官方的統計,台灣現有具皇民血統人民約有10%,也就是200餘萬人,其組成的份子概約三大類(高級知識份子(工程師、醫師、教師)、株式會社的資本家、大地主、日本軍警後代),代表人物依序如岩里政男(李登輝)、恰佳英子(蔡英文)、犬養弘儀(鄭弘儀)…等所組成。

國民政府領導軍公教人員,花了六十多年的時間,推動土地改革、發展經濟、振興產業、普及教育、整建國防、建立可永續經營的現行體制,讓這批推動台灣現代化的功臣(軍公教退休)人員得以晉升中產階級。

而今皇民集團完全執政,一夕之間,修改法令,將六十餘年來國家培植的中產階級打回到貧窮階級,那些皇民依然高高在上,錦衣玉食、坐享奪權的成果,對他們眼中的次等國民可曾有絲毫的顧慮與憐憫之心。

現在這批軍公教退休人員在皇民們的眼中是剝奪他們世襲財富的兇手,巴不得除之而後快,斬殺軍公教退休人員退撫金,只是報了日本戰敗喪失世襲財富之仇,更可惡的是洗腦下一代,讓台灣人永遠忘記自己的根(炎黃血脈)。

曉愚106.06.27

中共十九大閉幕省思,台灣的均富繁榮夢想呢?

中共十九大結束了,習近平以個人權力集中,獨攬了這個全球人口最多的集權專制國家,也確立了其個人的地位,更預示未來五年甚至十年以上的中國領導人的身分,制訂富國強軍的戰略且確切落實。

皇民的末路已現,中共對台政策將「軟的更軟、硬的更硬」,繼台胞證的準國民待遇,均標6萬高中生可赴大陸就學,一帶一路開放台商投資及補助台灣年輕人的創業與就業,台灣的人才及資金將持續流出。

皇民的新難向及創新的口號,不僅流於空談,連起碼的貪腐台灣和珅都處理不了,如何跟中共纏鬥,將遭選民的唾棄。

施政上賡續無效的金錢外交、島內毫無效率的錢沾預算編列,不精算投資報酬率的綠能公共投資,濫推年金改革不僅鏟除中產階級,最終導致均貧的現象,已經開始發酵。

為了皇民化,驅動台式文革竟以網路霸凌課綱、時區、同婚、去中國化及消滅中文,抹煞國民黨在台功績…等,成為施政願景,台灣何其無辜,竟要承受如同毛澤東時期的「三面紅旗」,企圖達成「超英趕美」的目標嗎?

曉愚106.10.28

柯P一句話、戳破陳菊這位南台灣媽祖婆的新衣,道理何在?

陳菊當家高雄10餘年,市庫累計負債2600億,六都背債最高是事實。

在媒體炒作下,號稱南台灣媽祖婆,實際是寅吃卯糧,借貸撐門面,花了那麽多的錢,城市建設是進步了,可效益看不到,尤其在招商引資、人均收入方面毫無提升,百姓最核心的問題,提高所得追求均富並未解決,可以說是好大喜功,透支市庫。

主政者花錢,從不手軟,但沒有效益的花錢,是否叫敗家,媒體捧紅的媽祖婆,卻也是敗家第一名的政客。

以南北失衡當藉口,專注於硬體建設,對軟實力的提升毫無建樹;高雄從謝長廷到陳菊可謂是敗家冠軍,被綠營當家近20年,花的錢有目共賭,錢沒花在刀口上也是事實,用市庫的錢收買人心一流;振興經濟,發達產業,卻毫無成效,奮力拼產業轉型,失敗卻由市民承擔;百姓未能認清現況,政客放任民粹當道,無能養出好企業,鬥爭也只為自利,最終把拖垮社會的責任轉嫁給在野黨,以為船過水無痕嗎?

如此執政者專搞民粹與鬥爭,才讓台灣迄今為止,仍然擺脫不了台式文革的陰影,更別提團結合作,共創美好未來。

曉愚106.11.05

皇民黨的台式文革戰略工程,符合誰的利益?

1.奪權:竭盡所能讓國民黨的手,退出媒體、校園,再將自己的手伸入:營造善人形象,以透支國庫為手段(老人老農津貼、地方各項福利措施),大幅散財討好選民,攻城掠地,以地方包圍中央,最終贏得大位。

2.固權:以立法院此國家名器修法,清掃舊勢力將「兩蔣培養的軍公教中產階級」,打成「下流老人」月領32160退休金;培養新階級,黑機關安插高薪黨工,修法政務官三級任命,鄉鎮市長改官派,清洗國家投入金援的法人機構,國營企業由自己人操作,不論專業,志在養肥自家人,方得以凝聚權力(形成共犯結構般的革命情感)。

3.擴權:以單點突破現有憲政體制,連點成線、連線成面,讓中華民國憲法運作不下去;假教改、年改、司改、憲改之名將數十年形成的憲政體制,改的體無完膚,仿效納粹手段,並以此推動集權獨裁政體;更利用變革之際,暗渡陳倉、五鬼搬運,掏空國庫,海角錢藏。

4.毀憲:正名制憲,在一系列的破壞式立法作為下,殘破的憲法只有重修一途,最終中華民國只剩空殼,皇民們帶著豐厚的資產,海角七億的遍佈全球,逍遙法外,然而台灣的未來存亡成敗,早已不是皇民擔心的選項。

近期觀察深綠的台獨人士,竟然發現許多雙重國籍的邊緣人,甘心當打手,為了個人利益,攪亂台灣,沉淪台灣,等撈夠了錢,是否一走了之呢?

曉愚106.11.14

台湾旅游GO 分享台湾美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