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台灣老故事

營業半世紀的文具店 在光復街上屹立不搖

記者 吳雨橙/報導

海文社文具店於西元1966年創立

在花蓮縣光復鄉中山路二段的這一條街道上,有兩家招牌寫著「海文社」,以7-11十字路口為中心,北邊的海文社是起始老店,以賣文具為主;而南邊的海文社的主要服務為印刷方面的項目。

文具店的老闆娘是出生在鳳林鎮的劉阿姨,而老闆麻叔叔出生在光復鄉,文具店嚴格說來是劉阿姨在結婚後民國五十幾年的時候一手創立的,因為那時候的麻叔叔在光復國中擔任行政文書的工作,麻叔叔退休後,就一心一意的幫著劉阿姨。
文具店剛起步時,只有現在規模的五分之一,主要商品只有作業簿和一些簡單的日常文具(鉛筆、橡皮擦等)。民國六十幾年至八十年初,是文具店最熱鬧的時候,那時,規模已從只有五分之一的店面發展成現在的規模,劉阿姨還說:「忙到都沒有時間煮飯,還請了位專門煮飯的、還有洗衣服的。」除了這些請來幫忙家務的員工,另外還請了三位負責文具店內部作業以及外面國小、國中的業務,由於文具店最早的時候還沒有像現在這麼方便的「影印機」,只有「打字機」,而且是真的純手工的打字機。

文具店只要接到了各個學校的考試卷業務,就開始忙到昏天暗地,劉阿姨就先把文字組合、排版好之後,一張一張的慢慢用手工印阿~刷阿~的,在那個年代,在學校工作的麻叔叔還說:「不說其他學校,就說光復國中就好了,一個年級九個班,每班40~50個人。」哇喔~!更何況是全校的考卷,那時委託文具店的學校北至鳳林鎮、南至瑞穗鄉、還有豐濱鄉,可見那時的文具店除了賣文具之外,就屬這個工作為主要店內營收的來源,而且就小小的一家店,要處理這龐大的工作量,光想像的就覺得佩服,那個年代真的是不管做甚麼樣的工作都要很刻苦耐勞。

當然啦!!在聊天的過程中,記者也調皮地挖了劉阿姨跟麻叔叔的青春戀愛史,我八卦的問他們那個年代都怎麼約會?
劉阿姨害羞的說:「我們那個時候還能怎麼約會?就去電影院阿~暗暗的比較適合,電影結束後的散步回家,我跟他齁!還要一個前,一個後,都不敢牽手的,怕被別人看。」呵呵~!那個年代的叔叔阿姨們好像都這樣保守,而且劉阿姨有提到:「之前有看過年輕人直接在路上抱來抱去,還有親親的,唉唷~~~!!」看來我們上一代的人,也都還沒辦法接受這種視覺上的衝擊。

圖:麻叔叔帥氣的背影

圖:劉阿姨正面照

麻叔叔因為在記者跟劉阿姨聊天的時候,時不時的有客人打到店裡來,所以一直斷斷續續地參與我們的聊天,不過麻叔叔在我聊到關於[光復鄉年輕人,如果回鄉生活有甚麼看法?]的時候,麻叔叔說了一句話:「現在的光復鄉,沒甚麼工作機會,最合適的就是做農,如果真的要回來,除非家裡已經有工作等著你了,不然我覺得年輕人還是先在外面發展。」或許在麻叔叔的眼睛裡,看到了時代變遷大環境的殘忍,對光復鄉的年輕一輩深感同情,為了求溫飽以及家人的期待,一大部分的年輕人必須離鄉背井的出外打拼,有些較辛苦的,甚至只有過年過節短短的時間才能與家人團聚,而現今光復鄉一年之中最熱鬧的,也只有這幾天,其他時間就像麻叔叔與劉阿姨在文具店的生活,平凡、又有點淡淡的幸福。

但麻叔叔病況持續惡化,已於西元2018年9月24日病逝,並擇日於西元2018年10月7日上午九點於自宅舉行追思會。

故麻公碧仁先生追思會

地址:花蓮縣光復鄉中華路82號

山本作治郎專程贈百萬日幣給東里國小

記者 楊金明/報導

山本作治郎為山本良一(是東里國小日治時期的教師)第三個兒子,聽聞東里國小一百一十年校慶,特專程從日本來東里參加校慶活動。受到東里國小師生、家長會、社區耆老們的熱烈歡迎, 並慷慨捐贈100萬日幣給東里國小發展天文教育經費。

詳文:「傳承百十載、東里耀光彩」東里國小校慶溫馨感人

46409
陳俊能校長(左一) 山本作治郎(右一)

山本作治郎謙虛的說:感謝學校貼心的安排,特別派人從中正機場開始接機,他到玉里時受到東里國小全體師生及家長會、社區長輩們的熱烈歡迎,並品嚐在地美食,讓他感受到東里人的熱情,他終於知道為什麼父親生前這麼喜歡東里的原因。這次來台灣,主要也是傳承父親的遺願和對東里的熱愛,自己盡一點棉薄之力給這所辦學很用心的學校,希望對學校辦學有所幫助。

山本良一是值得東里人尊敬的老師,畢業於台北師範演習科,在大正十五年至昭和四年間來到當時的大庄公學校(現今東里國民小學)任教四年多,擔任訓導主任的角色。光復後回日本,唸京都農業大學,是日本知名的農業專家,曾連任四屆大阪市議員。山本良一老師對東里國小具有濃厚情誼、懷念與關心,每次回台灣,一定回東里國小拜訪昔日師友學生,山本良一老師曾與校友會共同捐款建造東里國小中正紀念堂,並於79年再捐贈30餘萬購買十餘部教學電腦,也在民國70、80年間陸續捐贈多批最新科學器材,如天體高倍望遠鏡、顯微鏡、天文攝影機,因此促成75年該校設置一座天文星象館,此舉在偏遠學校甚至台灣當時教育界都是創舉,真是熱愛台灣的日本老師,深受景仰。

其三子山本作治郎先生整理父親的遺物時發覺父親對台灣有著深厚的感情,自稱叛逆的他原本不太關注父親的過往人生,但因為遺物中的信件引發好奇而開始閱讀台灣的書籍,想藉以更瞭解這長達100年的緣分,那個在心目中極具份量的父親為何如此深愛台灣,也對父親台灣的友人開始感到好奇。他說將帶著對父親深深的思念回到東里小學參加110校慶(也感性的說或許是自己最後一次來到台灣)。看到大家這麼熱情的歡迎他,讓他非常感動。

為了追思東里國小永遠的校友,東里國小選擇在極具意義之山本館(星象館)舉行對山本老師的追思紀念會,並且全校師生特地製作卡片致意及懷念山本老師的手冊及花籃代表我們的感念,此舉,讓山本家人十分感動,誇讚臺灣的品德教育扎實。26日搭搭機回台灣到東里國小,再參加27日校友回娘家創意踩街活動及親師生校友音樂會後隔日就返回日本,並致上真誠的祝福詞。這份超越百年的教育情誼,校方非常慎重的看待與盡心籌備著所有的活動。

山本作治郎祝賀詞翻譯後如下:

致富里鄉東里國民小學創校110周年

在此恭賀貴校創立110周年。

我的父親與貴校相同,皆於1907年誕生。雖然父親6年前過世了,但他在100歲時曾經前來拜訪貴校,並受到熱烈的歡迎。

我與姊姊,內人也一同參與。在那時,父親唱了一首至今沒有在家人面前唱過的歌。那是我第一次聽到父親唱這歌,而我想那首歌應是源自貴校。回想起來,父親15歲時以師範學校的學生前來就職,也實為寶貴的經驗。雖然父親在此僅受到三年的照顧,這份情誼卻持續到100歲。

在日本戰後的高度成長期,1970年在大阪所舉辦的萬國博覽會使得台日間的交流更深入。那時為了整理父親遺物的緣故,我邊整理邊閱讀了與台灣有關的書籍。雖然只是少許,但我因此能理解台灣人所抱持的心情。在之前的東北大地震之際,日本受到了台灣比任何國家都要多的幫助,真的非常感謝台灣人的熱心援助。這件事也被媒體大肆報導,我認為在日本人的心中,確確實實地對台灣抱持著無比的感激。在此敬上最誠摯的感謝。相反地,在台灣發生災害時我們又能給予多少回報,實在令我感到落寞與寂寥。

此次貴校招待僅具微薄緣分的我前來,我十分地感激。帶著父親的思念,我期望能盡一份微薄的心力回應貴校所給予的恩惠。

故人山本良一的三男

山本作治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