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egonews02 發表的所有文章

友善養殖 花蓮向耕有機休閒生態漁場

記者 吳雨橙/報導

一般養殖場飼養經濟動物,大多只是為了經濟因素,而非出自於對該物種的熱愛,畢竟,養豬賣豬殺豬吃豬又說自己愛豬,怎麼講都怪怪的。但是花蓮光復鄉向耕魚場的老闆林書安講起苦花魚卻是臉不紅氣不喘,他說:「我愛吃苦花,我養苦花賣苦花殺苦花,但我真的很愛苦花。」而聽到林老闆怎麼對待苦花,你就會覺得,真的,這個人真的是同時用嘴跟用心在愛苦花魚。

上圖:現撈的苦花魚

如果你曾在陽光下的溪流看過苦花魚,或許你也會愛上苦花。苦花魚其實長得並不起眼,體型大約10到30公分,外表就跟吳郭魚一樣灰灰的,沒什麼特別色彩,然而,不同地方在於苦花魚的鱗片是由軟性膠質組成,與一般硬邦邦的魚鱗不一樣,非常細緻光滑,因此當牠在水中覓食翻滾時,整個身體就會隨著陽光反射泛出光芒,一閃一閃非常漂亮,因此又被稱為「水中的螢火蟲」。

這水中的螢火蟲就跟陸地上的螢火蟲一樣,都是生態指標。陸上的螢火蟲,只要環境受到一點污染,就會跑得不見蹤影,因此一個地方是否擁有螢火蟲,常被用來視為一個生態環境是否純淨的指標。水中的螢火蟲也一樣,由於苦花對水質非常挑剔,只要一點污染就會很想死,因此也被用來視為一條溪流是否純淨的環境指標。

苦花魚正式學名為台灣鏟頷魚,是台灣原生種魚類。最早以前,當梅花鹿還在台灣到處亂亂跑的時候,苦花也同時就在台灣各大小溪流中悠遊,甚至出現的歷史比梅花鹿更早,可以推溯到冰河時期,老到足以跟國寶魚櫻花鉤吻鮭稱兄道弟,而且跟櫻花鉤吻鮭一樣都是屬於老一輩的強硬派,喜歡逆流而上,喜歡感動偉人。

而正因為這樣要求水質純淨、喜歡逆流而上因而魚肉結實,加上魚鱗光滑到超過攝氏80度就會自己融化成膠質,變成完美的膠原蛋白,因此苦花非常受到老饕喜愛。然而,隨著濫捕與這些年來台灣溪流生態普遍受到污染,這曾經悠遊的台灣各大小溪流中的水中螢火蟲,到了現在幾乎快成保育類動物,讓人愈來愈難看到牠在水中翻滾所激起的美麗光彩。

光復鄉向耕魚場的老闆林書安說:「我真的很愛苦花。」愛的,就是牠的美味與牠在水中的身影。林書安說,由於從小就在花蓮光復鄉長大,因此從唸小學開始,就不時會到附近溪流釣苦花,即便長大後離家,偶爾回鄉還是一定要去溪中釣苦花。然而,隨著濫捕、電魚、毒魚、環境污染,林書安說:「當那一年回鄉後,看到溪中苦花愈來愈少、愈來愈小,我就知道事情不對了。」

就是因為不忍看到溪流之中沒有苦花,於是林書安想想,決定回鄉,找了一樣喜歡苦花的弟弟林彬志一起開起養殖場,從20年前開始專門養苦花。

有機飼養找到生路
書安說,最早以前對於苦花的認識,只是來自於嘴巴與舌尖,只是來自溪流中的身影,於是當真正投入養苦花後,馬上就吃足苦頭。由於苦花對於水質非常要求,因此在大批飼養環境中很容易就會出問題,當時的他不懂要從水質根本解決,只是不斷投下抗生素,希望用藥物來維持苦花健康。

一直到後來花蓮縣政府農業處推廣無毒有機農業,林書安也嚐試改用有機方式飼養,透過引進附近的天然溪水,然後沉澱、過濾,只用粗鹽消毒,另外蓋起生態溪流,一旦有苦花受傷就讓其進入生態溪流中自行療癒,再透過高低差水流瀑布阻絕別的魚種與生物,也阻絕不健康的苦花,結果,就這樣改用有機飼養之後,苦花的數量馬上激增,到了現在,林氏兄弟已經擁有超過40萬尾苦花,也成了全省極少數以有機方式飼養苦花並大盤批發的養殖場。

背著魚苗上山去
有機飼養幫林書安的苦花找到生路,也讓林書安重新感受到自然的力量,而當初之所以飼養苦花,是為了不忍野外溪流中再也見不到苦花,因此當擁有了幾乎全台灣最大的苦花族群後,林書安想到的,就是要回饋自然。

向耕魚場位於花蓮光復鄉大豐村,整個佔地面積很廣,四周由山景與平原包圍,景緻相當優美。來到這邊可以自己到養殖池中釣台灣鯛、現烤苦花,價格都是以跟市價相同的每兩60元計算。

苦花魚味道真的很不賴,特別鹽烤的苦花,魚肉香甜結實,內臟部分則帶著一點點特殊的迷人甘苦味。吃苦花時,可以跟老闆教一下如何輕易把整條魚骨取出,就能吃得很輕鬆。

下圖:美味烤苦花魚。

不過,整個向耕魚場最迷人的部分,其實是在這邊的生態溪流。這條生態溪流長達400多公尺,由林氏兄弟自己動手鑿出建成,並引進附近嘉濃濃溪溪水,環繞著整個魚場。由於苦花魚魚鱗很薄,養殖篩選大小時很容易受傷,而這溪流最主要目的,就是讓受傷的苦花魚可以從養殖池中移入,以避免遭到其他健康魚群攻擊,而且溪流中遍植藻類與多樣植物,受傷的苦花可以自行在此療癒。

上圖:遊客盡興釣台灣鯛。

目前正值暑假期間,漁場內特別開放夏日限定「不限消費金額亦可體驗山泉水戲水遊趣樂」,且不玩水的遊客可以體驗釣台灣鯛,每小時收費300元釣到的台灣鯛可選擇鹽烤或清蒸料理或自行帶回家料理。

「向耕漁場內消費價格以現場為準」

只是,為什麼一個魚場,卻要取了一個「向耕」這很像農夫在用的名稱?林書安說,向耕是林媽媽取的名字,主要希望他們兄弟可以「有方向的耕耘」。

向耕漁場 推薦產品:

台灣鯛 130元/斤

加州鱸魚 250元/斤

鱘龍魚 400元/斤

下圖:向耕漁場價目表

向耕休閒生態漁場

老闆:林書安

聯絡電話:0932-559187

地址:花蓮縣光復鄉大豐村161-2號

洗滌人心!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

記者 吳雨橙/報導

位於台中市西屯區的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英語:The Luce Chapel)是一座位於台灣台中市西屯區東海大學的基督新教禮拜堂,為著名台灣建築師陳其寬與美國華裔建築師貝聿銘之作。始建於1962年9月,並於1963年11月2日落成;2017年9月26日臺中市文化資產處以「路思義教堂及鐘樓」將其與畢律斯鐘樓登錄為臺中市定古蹟,衛理會館、舊藝術中心登錄為歷史建築。

「路思義」此一名稱,乃是美國的《時代雜誌》、《生活》雜誌創辦人亨利·路思義(Mr. Henry R. Luce;又稱亨利·魯斯)為了宣揚福音並紀念父親亨利·溫特斯·路思義宣教士(Mr. Henry W. Luce)而捐款與建造的。

東海大學建校籌備處於1953年6月成立,由杭立武擔任主任,並選擇大肚山為校址。中國基督教大學聯合董事會邀請華裔美籍知名設計師貝聿銘來台進行實地勘察校地及校園規劃,並邀請張肇康與陳其寬兩位建築師參與設計。1960年代,陳其寬接替張肇康進行東海校舍設計,其現代主義風格為主的設計,使東海大學校園建築風貌有了巨大改變,其中當時流行的雙曲面薄殼結構,即表現在路思義教堂。路思義教堂主體工程由畢業於台北工業學校的技師紀錦坤、陳新登負責,工程於1963年11月2日落成。

路思義教堂是一個發明。西方的教堂到現代主義時代,逐漸被簡化為三角形,作為信仰建築的象徵。其始作俑者也許是萊特在威斯康辛的小教堂,他用東方的雙手合十,掌部略張開所形成的三角形來說明形式的意義;可是建在東方國度上的基督教堂,就必須融合東方的精神。1956年,貝聿銘提出磚砌的圓拱造型構想之後,陳其寬考量台灣多地震,多方參考最後決定採用雙曲面的薄殼建築。

教堂結構為了採光及明確表現結構起見,四片曲面完全分離,類似倒置船底,其上小下大的形狀給人一種穩定的感覺,在對抗風力與地震力時甚為有力。由於屋脊部份分開,便有天窗出現,具有「一線天」的意涵。中部邊窗射入的光線,給教堂添增了一份神秘感。其後為使前後曲面會於屋脊部份之結構易於處理起見,於是後部二曲面高於前部,呈重疊狀,後部高出之部份亦恰為內部教堂之地位,外觀適足以表彰其內部的重要性。

路思義教堂和東海大學校園建築一向為人討論的,就是要如何定義其介於中國風格與現代主義建築之間的風格。陳其寬先生本人曾經這樣表示:「至於教堂之形式,因思泰西各國、各時代之宗教建築,無不殫精竭智,及當時之人力、智力、物力以赴;集其成,冶當時文化於一爐,雖歷千百年,後人瞻仰,當時情景可反映無遺。

是以東海教堂,亦必以此為鵠的,其能在此建築中,反應吾國之文化傳統,揭示基督博愛犧牲之旨意,且兼具此時代之創造能力與精神。雙曲面(conoid))所形成之屋簷曲線極具美感,與中國建築中屋簷反宇之曲線趣味相吻合。

教堂屋面外部用瓷磚,其色澤曾考慮中國建築傳統所用屋面色澤:藍、綠、黃三種。藍綠二色,亦與天空及綠樹相混淆,加以色重,必吸收大量輻射熱;黃色則反是,且富有吾國宗教建築傳統,因遂採用。